一腳踏上會動的冰川:阿根廷莫雷諾冰川

一腳踏上會動的冰川:阿根廷莫雷諾冰川

超越足球與財政危機的阿根廷

阿根廷,我對這國家的印象都來自於新聞報導,直到我親自走了一回,才好好認識這南美曾經的強權。你對阿根廷的第一印象是不是和我一樣,除了足球、烤肉,剩下的就是嚴重的財政危機。想到去阿根廷還要足足飛一天一夜以上,就連搭長途飛機已經習以為常的我都有點害怕。但,這一切讓我退卻的理由,在我抵達布宜諾斯艾利斯的機場後,都隨著清新的空氣散去,只留下捨不得離開的倔強。

阿根廷,一個比台灣大了將近77倍的國家,距離台灣1萬8千多公里,素有「世界盡頭」的稱號,光用想的就知道行前準備不能太馬虎。跟著旅行團抵達阿根廷後,很幸運的不用體驗背包客的拉車移動省預算,取而代之的就是拉「機」的飛行之旅。整趟旅程,國際段飛兩2次(含轉機),國內段飛了5次。聽起來累嗎?當然!但累的不是在飛行,而是開了又關、關了又開的行李整理。而且在境內搭乘的阿根廷航空,又有行李托運限重的條件,雖然從過去的15公斤託運放寬到20公斤,但還是讓你不得不在出發前就正視行李打包的問題。不過說穿了,也就是行李箱之外,再多準備個登機箱或行李袋,讓你方便把下一段的景點會用到的衣物、配件扔進去,然後把所有不會用到的東西放在你本來的行李箱裡寄放在布宜諾斯艾利斯的飯店。等回來後,再準備下一段的行囊如此而已。

阿根廷,雖然不是南美最大的國家(巴西才是),但東南西北獨特的地形與氣候逼迫你春夏秋冬的衣服都要全部帶去。從熱帶氣候到副極地氣候、從雨林到冰川、從泳衣到Gore-Tex,你都得面對!就連鞋子也需要特別準備,拖鞋、布鞋、登山鞋都必須在你行囊裡。這樣一來,你才能好整以暇暢遊阿根廷。

阿根廷的建築與環境

▲ 布宜諾斯艾利斯(Buenos Aries),在西班牙語中是「好空氣」的意思。

阿根廷的建築與環境

▲ 布宜諾斯艾利斯(Buenos Aries)街景

阿根廷機場

▲ 阿根廷境內,都搭乘阿根廷航空前往下個城市。大概每隔幾天你就會又遇到它

走在莫雷諾大冰山

▲ 大冰川健行,行李準備,是出發阿根廷的最大挑戰

活著的冰川:莫雷諾冰川

我從18歲就開始愛上旅行,每次出國我和許多人一樣會寄張明信片回家,並貼在牆上留念每次旅行的感動。到現在因為工作的關係,我更頻繁的出國,所以我每次出去都只敢寄一張明信片回家。即便那個國家有再多美景,我也只敢挑一張最能代表那國家的明信片回來。但,阿根廷我卻寄了兩張。有一張應該可以猜到就是「世界最南的城市:烏斯懷亞」。都到了世界的盡頭,能不把這個時刻記錄下來讓自己留念嗎?另一張明信片,我寄了「莫雷諾冰川」而不是伊瓜蘇大瀑布。原因有兩個,第一:伊瓜蘇雖然80%屬於阿根廷境內,但還是被巴西和巴拉圭一起瓜分,並不是屬於阿根廷的。第二:就是莫雷諾冰川實在讓我太震撼了!我走過冰島、紐西蘭的冰川,但阿根廷的莫雷諾冰川卻遠遠超越其他冰川留給我的感動。

莫雷諾冰川( Glaciar Perito Moreno )是阿根廷境內巴塔哥尼亞 (Patagonia) 區最著名的一個景點,也是整個阿根廷大冰川國家公園48條冰川內最重要的一條冰川。阿根廷大冰川國家公園,是世界上第三大冰川區,僅次於南極、格陵蘭。從我們入住的埃爾卡拉法特 (El calafate) 城市開車過去大概2小時以內就到了,這也是整趟阿根廷之旅最久的一趟車程。

走在莫雷諾冰山上

在緩緩接近莫雷諾冰川時,心中總是充滿悸動,直到看到它的第一瞬間,我永遠記得我的第一反應是:「哇……怎麼有那麼唐突的景象佇立在這」。莫雷諾冰川,經過不斷的積雪、融解、結晶、擠壓,呈現出晶瑩無瑕的光澤,透過陽光的折射,映入我眼裡的是一種說不出湛藍。我站在觀景台上,腳下是綠意盎然長滿植物,對面卻是水面上聳立的20層樓高的冰川,而且浮出水面的只是冰川1/6的高度,水面下還有根本無法想像的景象。

崩毀中的莫雷諾冰川

▲ 莫雷諾冰川,從每個角度看,都會讓我看到出神

莫雷諾冰川之所以那麼有名,還有一大原因就是它是世界上極少數還活著的冰川!每天還是以20~30公厘前進,不斷地往觀景台的岸邊前進。伴隨著湖水的流動加上全球氣候的暖化,以前可能要幾年的時間才有機會看到冰川崩落的自然奇景,現在幾乎每過半小時你都有機會剛好遇到冰川落下的怒吼。我在觀景台靜靜欣賞這畫面十幾分鐘,任憑冷風狂妄又無情地吹著我的臉,手上拿著相機希望捕捉到那一霎那,感覺自己是國家地理頻道的攝影師,只可惜總是那麼事與願違,聽到遠處轟一聲猶如砲火炸裂的聲音,轉頭拿起相機時,已經只剩湖水的漣漪。礙於團體旅行,我只能抱著一絲遺憾離開,期待下次到來再守候個幾十分鐘。

崩落的莫雷諾冰川

▲ 崩落的冰川,是可遇不可求的世界奇觀。轟一聲的落下聲響,就像地球遭受暖化的哀號。

冰川歷險的行前準備

離開觀景台後,我們展開冰川健行的活動,這裡可以選擇體驗2小時的行程,或是深度的5小時健行。基於團體旅遊應該要輕鬆安全,我們當然選擇2小時的簡單冰川健行體驗。莫雷諾冰川健行有規定65歲以上不能參加,畢竟冰川健行是有點危險性的。還沒開始冰川健行前,你就得先準備好的五樣東西,:防曬、太陽眼鏡、厚手套、防風防雨外套、登山鞋!

有過滑雪經驗的朋友應該知道,陽光灑落在雪和冰上面反射回來,等於兩倍的紫外線照射著你,所以防曬和太陽眼鏡是不可或缺的。厚手套也是建議攜帶的,雖然健行的嚮導會提供麻布手套,但有自己帥氣又乾淨手套還是比較好。戴手套的原因非常重要,因為冰川健行有時需要上下坡,而且不像平地走路那麼輕鬆,還是有站不穩或摔倒的可能,所以手隨時有可能會接觸到冰面。

除了隔絕冰冷水氣以外,更預防被銳利的冰劃破手的機會。而健行在冰川上,完全可以想像如果有風吹過來,是何等寒氣逼人,而且很不幸運的遇到下雨,健行的過程中是沒有任何遮蔽物,防風防雨外套就是你唯一的保護傘了!登山鞋,就像其他冰川健行一樣,你需要穿著它才有資格踏上冰川。為了套上冰爪,你的鞋子要夠硬;為了不被融冰弄溼,你的鞋子要防水,所以一雙防水登山鞋是你必須穿在腳上才能出發的。

LOWA登山鞋

▲ 一雙防水登山鞋,是踏上莫雷諾冰川的必需品。

如履薄冰

莫雷諾冰川健行,需要先搭船到冰川的岸邊,岸上會有冰川嚮導將所有人分為英文組和西文組,把大家分別帶去講解安全規範,再把其他不必要的東西置放在岸邊小屋之後,就展開健行的路線了。從冰川的沿岸,一路往冰川前行,途中嚮導介紹了冰川的小知識後,就抵達冰爪的穿卸區。這邊的冰爪比你想像的陽春一點,不是套的而是綁的,幾位嚮導會很嚴謹地幫所有客人把冰爪綁緊綁好,不容有一絲出錯。

穿上冰爪後,每一步都和你往常的走路有點不同,多了分重量、多了分長度,所以必須腳抬高一點,以免勾到冰面、必須兩腳站寬一點,以免左右腳互相踩到噴血。正式踏上冰川後,你會發現這裡的冰藍得讓人無法言語,彷彿可以把靈魂吸進去一般的清澈。沿路有點累、有點驚嘆,最終用一杯腳下的萬年冰搭配威士忌,慶祝即將結束的這一趟活冰川健行路程。

喝酒保暖與慶祝

▲ 冰川健行的最後,用萬年冰混威士忌,既可以暖身,又可以慶祝達標,完美組合

世界盡頭:烏蘇懷亞

世界最南的城市「烏蘇懷亞」

世界最南的城市「烏蘇懷亞」,是絕大數人出發南極的主要碼頭。這個海港的小鎮不大,但碼頭一天到晚停著各種大小的郵輪,準備帶一批又一批的旅人前往極地探險。不知道是心理作用,還是這城市真的有某場磁場,抵達烏蘇懷亞機場的那一刻,我就充滿一股寂靜感。常常有人說:「來到世界盡頭,把所有的煩惱留在這,轉身後重新開始」,感覺這城市是真的有這個魔力讓人忘卻煩惱。

世界最南的城市「烏蘇懷亞」,與莫雷諾冰川一樣在阿根廷

▲ 世界最南的城市「烏蘇懷亞」,距離南極大概800多公里

整個烏蘇懷亞任何東西都會被冠上「世界最南的XXX」,任何看似平常的東西,有了這個稱號就觀光價值整個提升。不過不得不提,整個烏蘇懷亞是個免稅的城市,而且因為這邊大多的遊客都是準備去南極的旅人,所以沿街都是機能服飾的戶外用品店,如果你的購物慾不小心興起,那荷包很可能就會失守了。

世界最南的城市「烏蘇懷亞」

▲ 世界最南的城市「烏蘇懷亞」街景

搭上前往火地島國家公園的蒸汽小火車,是當年政府把犯人載往監獄的交通工具,所以座位不大。沿途可以看到一顆一顆被砍斷的樹幹,就是當年犯人負責砍柴的痕跡。火地島國家公園只有開放小小的20平方公里可以參觀,這裡保護了世界最長安地斯山脈沉入海底前的最後一部份。我不能說這邊的景色有多美、多讓人難以忘懷,但這邊是世界盡頭、這邊佇立了一個世界最南的郵筒,就足以讓我一定要親自走到這邊,讓我這輩子的旅程記錄下這個里程碑。

烏蘇懷雅的信箱

▲ 世界最南的郵筒,建議在火車上先把明信片寫好、貼上郵票。到這就把你的回憶寄回台灣

後記

阿根廷,我很難用一篇文章介紹它的閃耀與黯淡。儘管現今衰落,阿根廷仍掩蓋不住曾是南美強權的驕傲。城市擁有先進與歷史共存的建設、自然景觀擁有鬼斧神工的壯闊、人文藝術擁有內斂卻藏不住火熱的探戈舞蹈、更不用說那名滿世界的阿根廷烤肉和紅酒。一趟阿根廷帶給我的不是感動,而是一波一波的驚喜。也許我還沒說到伊瓜蘇大瀑布帶給我那猛暴的衝擊,也沒和你們說阿根廷國民飲品瑪黛茶的味道,就留給你們自己有朝一日親身體會吧。阿根廷之旅,可能你想過、可能你不曾想過,但這一刻,我希望你能將它列在你下一個目的地的選項裡,了解我的驚喜、讓你踏上世界盡頭:阿根廷。

▲ 伊瓜蘇大瀑布,具有魔鬼咽喉的稱號,名列世界三大瀑布之一,亦被列入世界自然遺產

賴杰正

雄獅主題旅遊部:行銷企劃兼任領隊。和大家一樣得了不旅遊會死得病,只是病得稍微嚴重了點。周遊列國不小心把存款歸零過三次,只好加入旅行社,帶著大家一起玩遍世界。熱愛自然景色勝過人文建築,因而致力於中南美、非洲、紐澳推廣。

發佈留言

關閉選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