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難忘懷的怦然心動:孤懸冰河的島峰

永難忘懷的怦然心動:孤懸冰河的島峰

孤懸冰河的島嶼:島峰

Island Peak島峰,又稱Imja Tse,坐落於尼泊爾東部的薩加瑪塔國家公園範圍內,是昆布地區高達六千公尺的山峰之一,海拔6,189公尺。其四周由多座巨大的冰河環繞,由丁坡琦村落向它望去,猶如一座孤懸在冰河中的島嶼,故取名為島峰。1953年由首登聖母峰的雪巴Tenzin Norgay與遠征隊的幾位英國隊員在攀登聖母峰前,也有到過島峰。此地距離聖母峰基地營不遠,又可欣賞周圍的冰河與巨峰,故攀登者絡繹不絕,亦為攀登尼泊爾境內八千米巨峰前,高度適應的選項之一。

走訪山間節慶

達善節及排燈節皆為尼泊爾的重大節日之一,除了登山之外,安排體驗當地節慶跟走訪世界遺產也是尼泊爾必訪行程。筆者因工作關係頻繁進出尼泊爾,略通尼泊爾語,對當地的文化亦有濃厚的興趣。

達善節 (Dashain Festival) 是尼泊爾長達15日的國定假日,被視為是正義戰勝邪惡、最吉祥的日子。根據印度神話,水牛頭惡魔Mahisasura與天神大戰百年。在千鈞一髮之際,印度教女神Devi (也是Pravati) 化為杜爾加女神 (goddess Durga) ,拯救了眾生。雙方大戰九天九夜,最後女神終於在第十日砍下水牛頭惡魔Mahisasura的頭,因此,現在達善節的第十天也被稱做勝利之日 (Vijaya Dashami)。
達善節類似漢人的過年節,有許多傳統禮俗,例如第八日是為了取悅卡莉女神的「血祭動物日」,第九日則是供奉庫瑪麗女神的塔雷珠神廟(Kumari Ghar)全年唯一開放的日子。

另一說則是根據印度長篇史詩羅摩衍那 (Ramayana)。此篇史詩記載古代國王Ram 與惡魔Ravan(在人間的化身是上述的水牛頭惡魔)對戰,國王兵敗如山倒,向杜爾加女神求救。杜爾加女神在大戰九日後,亦在第十日兵敗水牛頭惡魔Mahisasura。

排燈節 Diwari又稱Deepavali,deep意為光明或燈,avali意為排列。羅摩衍那記載,Rama王子在修行的過程中遭到惡神陷害,流放在外14年。最後在眾多猴神的幫助下打敗魔王Ravana,並回到印度最古老的城市阿約提亞(Ayodhya) ,加冕為王。當時城內的人民點燈慶祝,歡慶國王的回歸。
另一說則提到魔王Narakasara費盡心機得到天神歡心後成為國王,對國務施以暴政,而後黑天神克里須納 (Krishna) 接受人民請託消滅魔王,最後舉國燃起油燈做為慶祝。

島峰準備爬

▲ 往島峰的部分路徑與往聖母峰基地營的路徑重疊,後者全程皆為大眾化路徑,背負近20公斤的重裝也不難走。

島峰眾人

▲ 全體隊員在湯坡琦村落大合照。

島峰女

▲ 幾層樓高的鞦韆,是達善節的特色之一

島峰

▲ 巴克塔普爾,加德滿都三大古城之一,為尼泊爾重要的文化遺產

如Whiteout般的復健之路

Whiteout是指一種天氣狀態,通常是在能見度因為雪或沙塵嚴重降低的狀況下,沒有參考點導致無法辨識前進方向。那次受重傷後,我的復健之路彷彿也模糊不清。
2014年的尾聲,我帶著10位團員前進EBC聖母峰基地營。平常不費吹灰之力的旅程,卻因貪看直升機起降扭傷了左腳腳踝,不過我仍堅持重裝續行。EBC結束後又轉往印度訪友,繞了一大圈才回到台灣,因為以為傷勢不重,而延誤了治療的黃金時間,最終導致左側股四頭肌跟臀大肌嚴重退化。現在雖勉強靠著右腳維持固定的上山頻率,但下山總是走得踉蹌。過了一年半,2016年3月和隊友踏上三頂之路(島峰、羅布琦峰、梅樂峰)時,在冰壁前因為舊傷復發,不得不在距離島峰山頂不遠處撤退。

再次昂首在島峰

2017年上半年,在高海拔訓練營結訓之後,我記錄了這段話: 「我要如何證明自己能從受傷的狀態中再站起來,如何證明自己這次的學習沒有白費, 2017年下半年,列寧峰、島峰,這次將為自己而不是為誰。」
2017年下半年,我終於突破過去的囹圄、衝出了桎梏,繼續往嚮往的大山大水走去。

島峰好多人

▲ 登山的路途總是漫長,多數時間面對的是自己,偶爾穿插幾句摯友的笑語,猶如雨後的彩虹,絢爛無比

島峰雪

▲ 聖母峰基地營,攀登季時塞滿世界各國攀登隊伍的帳篷,總是熱鬧異常,冬天時則多添了幾分蕭瑟

島峰國旗

▲ 國旗,出國爬山必備

島峰的雪

▲ 攀登島峰必須克服的冰雪之路,過了這關離登頂就不遠了

女性攀登者

攀登這項運動中,體能是無與倫比的最佳優勢,也讓女性比例始終低於男性,不過在我領導的隊伍中,男女比時常是1:1。經過這幾年擔任幾次全女性隊伍的領隊,我觀察到普遍女生除了負重能力外,其他能力皆不讓鬚眉,再加上女性獨有的細膩與自我覺察,反倒可能成為攀登隊伍的一大助力。體能可以幫助你攻頂,但唯有智慧能幫助你回家,敢說出這句話就不怕得罪男性朋友。

島峰山女孩

▲ 我們是熱愛戶外的山女孩

島峰看遠方

▲ 此行意外的輕鬆,最需要感謝的那個堅持從困境中走出來的自己

島峰癟耶

▲ 登頂前一天,跟這幾年最常一起攀登的隊友阿茶合照

島峰暫歇

▲ 島峰前的雪線約在海拔5,800公尺左右,在這裡換上全套雪地裝備

島峰走雪路

▲ 登頂島峰前會遇到不少冰河裂隙,雪巴嚮導會架設鋁梯協助通過

島峰回眸

▲ 最後陡坡前的緩雪坡

莫忘初衷Never forget why you started

有人說:「我沉浸在山光水景,亦耽溺於行進徒步的過程,在山林裡是奪回生命自主權的天堂」即是攀登的路上並非事事順遂,但跌跌撞撞的向上拔升了海拔六千米,我相信自己永遠不會忘記初見山峰的怦然心動。

▲ 島峰登頂照,後面的是海拔8,516公尺的洛子峰

王筱芳

個性樂觀、好動、熱愛挑戰,學習能力強,喜歡和人群接觸互動,但同時也需要自己的空間與時間沉澱思考,關於自己、關於生活、關於學習、關於陪伴,關於生命中更多的可能性。 2011年曾用單車橫跨青藏高原到尼泊爾,接著扛著壞掉的單車在尼泊爾跟印度之間旅行,曾在西藏、尼泊爾、印度、緬甸、菲律賓等開發中國家自助旅行,喜歡開發中國家的風情,沒住過五星級大飯店,倒是住過尼泊爾村落的石頭教室整夜被米奇騷擾,在一晚臺幣一百塊的青年旅館、候機室甚至火車站,都沒有發生過睡眠障礙,耐得了冷跟熱,能很快地適應新的環境。 有能力使用各種科技產物,但真心覺得一年中能有幾個月不用碰到它們的生活很棒。 已經到了叫女孩會有點尷尬的年紀,但仍然勇敢追逐著夢想。 喚山山不來!山不就我,我便去就山! 反正從來也不適合當個被動的人~我是過動兒。

發佈留言

關閉選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