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st season : Mid-Jan to Mid-Feb Temperature : -20 deg to -40 deg Grade : Difficult Accommodation : Tents in the open Food provided : Vegetarian +Eggs

Best season : Mid-Jan to Mid-Feb
Temperature : -20 deg to -40 deg
Grade : Difficult
Accommodation : Tents in the open
Food provided : Vegetarian +Eggs

冬天的拉達克白天氣溫在-5~-15,夜裡會降至-20~-30,幾乎所有的觀光行程都停擺,唯獨「Chadar trek」正等待時機成熟,熱鬧登場。

數百年來拉達克人想從一個山谷到另外一個山谷,只能通過結冰的zanskar河做為唯一的路線,這個徒步的過程當地人稱為chadar,意思是"冰地毯",在遙遠的艱苦跋涉過程中,人們只能住在洞穴,天氣隨時都在變化,危險無處不在,所有的一切都要靠自己。

「Chadar: Is this the end for the ‘world’s wildest trek’?」—CNN travel

Zanskar山谷的Chadar trek在2015年被國家地理評為世界最佳十大健行探險路線。Chadar Trek獨一無二的健行路線,將經歷一段超現實主義、震撼人心的風景,有些路段可能需要涉水,當遇到冰層出現裂縫時,繼續前進的唯一方法,就是爬上河邊冰雪覆蓋的岩壁。

ABC News:The world’s most dangerous walk to school 便是經由通過結冰的Zanskar河,徒步近百公里才能抵達Jamyang School的所在地列城,然後家人便得立即回頭,趕在雪融之前沿原路回家。

短片:

http://www.abc.net.au/news/2017-10-24/chadar-trek-worlds-most-dangerous-walk-to-school/8974696

完整影片:World’s Most Dangerous Ways to School    

https://vimeo.com/197854400

 

3 種距離體驗Chadar trek:

1: Leh to Neyrak (9 days 75 km):Chadar trek的大本營,絕大多數旅行社的基本路線,將經過著名的大冰瀑。

2: Leh to Lingshed(13 days 95 km):Lingshed 是Ladakh 最古老的村莊之一,在當地人家Homestay將是最令人期待的體驗,還可參訪著名的太陽能學校,及1440年成立的修道院。

3: Leh to Padum(17 days 105 km) :完整的冰川健行體驗。但受天氣、地形等不可預測因素影響,出團機率很低 ,應該只有包團才能成行。

 

考量我們的時間安排和天氣變化的風險(所有的旅行社都無法保證能按行程計劃走完全程,全看冰河結冰的狀態),我們採中程路線。行程安排如下(至少要保留一天的buffer):

Day 1; 23 Jan: Arrival in Leh to be received by our representative.

Day 2; 24 jan: Indus Valley (Leh – Shey – Thikse – Hemis-Leh)

Day 3; 25 jan: Leh – Chilling (3200 m)

Day 4: 26 jan:Chilling – Zaribago (3250 m) [5 hrs of walk]

Day 5; 27 jan:Zaribago – Deepyokma (3300 m) [4/5 hrs of walk]

Day 6; 28 jan: Deepyokma – Nyrak Pulu (3400 m) [5/6 hrs of walk]

Day 7; 29 jan: Nyrak Pulu – Lingshed (3800 m) [3/4 Hrs of walk]

Day 8: 30 jan: Full day rest in Lingshed.

Day 09: 31jan: Lingshed – Nyrak Pulu (3400 m) (5 hrs of walk)

Day 10; 1 feb:: Nyrak Pulu – Tsomo paldar (3300 m) [6/8 Hrs of walk]

Day 11; 2 feb:Tsomo paldar- Tilatdo (3200 m) [6/8 Hrs of walk]

Day 12: 3 feb: Tilatdo – Chilling – Leh (3500 m) [3/4 Hrs of walk]

Day 13: 4 feb; Leh (3500 m)

 

同行的夥伴都是山友,一起爬過國內大小百岳,以及國外5~6千公尺大山。Chadar trek行程高度變化在海拔3200~4000公尺之間,對此行的夥伴而言,高度應該都不會有問題,但溫度是個未知,太冷恐怕適應不良,不夠冷又恐冰裂。在和嚮導信件往返時,Stanzin多次在最後補充說:「This year its really cold compare to last 2 winters, i really meant it. so prepared properly mentally and physically both.」

當Stanzin傳來訊息說今年特別冷時,心情既高興又害怕,究竟能否挺過-40度的低溫。

 

參考國外遊記整理出的裝備重點:

1.吸濕保暖:羊毛衣有調節體溫、抑菌、防臭的優點,是貼身衣的不二選擇。

2.防臭:羊毛襪為佳,除了防臭還快乾;至少要6雙,穿2層,天天都要換以避免凍瘡。

3.防水:不是為了防雨水,而是河水!請儘量將所有裝備都用防水袋保護好!

 

和夥伴們約好同一天抵達拉達克首都列城(LEH,海拔3500公尺),由Stanzin接機載我們到住宿處,等待下一批夥伴來會合,再一起上街買Gunboots,Stanzin卻要求我們休息以適應高度;直到第二批夥伴抵達,他們也感覺良好,Stanzin只好同意帶我們進市區採購裝備。但在出門前,Stanzin一一盤問了我們的服裝,硬是要我多穿一件褲子才能出門。當天列城晴空萬里,最高溫-3,最低溫-16。

夥伴I有很多次喜馬拉雅山脈的健行經驗,第一天晚上她開始感覺不適:沒食慾、吐,當晚開始服用丹木斯,第二天休息一天依舊沒食慾,但精神好多了,在Stanzin的建議下,大家都同意多一天適應日,安全第一。

原本並不擔心高度問題,但還是在這晚問了關於撤退的計劃,Stanzin說:在Chadar trek途中,只能用人力以最快的速度送到最近的村落,再打電話求援。因為Zanskar河谷無法容許直昇機起降,網路及通訊也都沒有訊號。

 

行前讀了許多Chadar trek遊記(都是英文,才會想說也來寫一篇),沒有任何一篇提到在抵達健行起點Chilling前,要先經過一段刺激有如「死亡公路」的路段;沒有舖柏油的路面盡是大小石塊,一邊是山壁一邊是沒有護欄的Zanskar河谷,路面時寬時窄,偶有大石塊落在路面,巴士必須小心繞過,我們的視線都落在只差一釐米就要掉到河谷的輪胎上,坐在司機旁的Stanzin和Ali則抬頭望向山壁,觀察落石;會車時,我們的方向又剛好是靠河谷,在讚嘆冰川美景的同時也感到驚心動魄。

這段「死亡公路」的揚塵,也在不知不覺中沾滿了車內及身上的每個角落,不必急著拍乾淨,因此從今天起,吃的、穿的、用的,都離不開沙子,尤其當在起風時,帳篷內外連睡袋和衣服口袋裡,都是沙子。

這段「死亡公路」的揚塵,也在不知不覺中沾滿了車內及身上的每個角落,不必急著拍乾淨,因此從今天起,吃的、穿的、用的,都離不開沙子,尤其當在起風時,帳篷內外連睡袋和衣服口袋裡,都是沙子。

從LEH城出發約3小時的車程,接駁巴士載著我們5個遊客 、2個嚮導 、2位廚師 、8名背夫,以及所有裝備抵達第一天的營地Chilling;下車時居高臨下望著整個營地,我很吃驚的發現竟然這麼熱鬧!

Chadar trek- 世界最佳十大健行探險路線

帳篷散佈在Zanskar冰川岸邊近500公尺,公設固定的廁所有2個,1處看似炊事帳搭起來的"Hotel",裡面永遠坐無虛席,賣著泡麵 、法式吐司(吐司沾蛋液去煎) 、印度到處都有賣的小包點心餅 、襪子 、捲筒衛生紙;這天這個營地只有我們這一團5個人來自異地,其餘都是印度人,剛要出發的如我們,穿著Gunboots在冰河上練習行進,剛結束行程回來的,就集結在河邊,起鬨著一個個跳入冰河裡,接受Zanskar最後的洗禮。

團隊為我們5個人搭了3頂雙人帳,還舖上又軟又厚的睡墊,可惜沒有枕頭,帳篷是有內外帳的那種,前後門都還有空間可放裝備袋及Gunboots,後來我也學會了在沙地中用石塊取代營釘固定外帳,即使強風來襲都不怕的方法;還有1頂炊事帳供2位廚師料理早 、晚餐(兼做廚師過夜用),1頂客廳帳內置數張睡墊,供我們坐著用餐(後來變成2位嚮導的眠床),午餐則直接在休憩點露天料理及用餐;那背夫們呢?Stanzin回答說:除非下雪(這種低溫下雨下來就變成雪了)背夫可以進到客廳帳內過夜外,其餘只能自覓過夜處。這就能解釋營地裡那些用石塊堆壘成圈,像矮牆的建設,原來就是背夫們夜裡群聚,並在中間升火取暖的地方。知道這件事讓我們心情頓時感到沈重,反倒是由背夫們安慰我們說:就往年的經驗,不冷。

Chadar trek- 世界最佳十大健行探險路線

在Zanskar河邊紮營的第一晚,-15度的睡袋裡,我穿了3雙羊毛襪、刷毛褲+羽絨褲、羊毛衣+刷毛衣+羽絨外套+羽絨背心、加蓋中長版厚羽絨外套、雙層加絨毛線帽裡放了暖暖包在後腦勺,再把頭整個埋進睡袋,依然止不住冷得發抖,尤其是腳,一直無法暖起來。

 

Zanskar嚴寒的考驗才剛要開始,感冒就悄悄的上身了。

 

前一天的練習,讓我以為我可以平穩的走在冰川上,沒想到才上路第一天我就摔了3跤!第一跤用左手掌支撐,載著手套受傷了自己都不知道;第二跤在一個冰塊推擠形成的冰裂,我們必須跨過冰裂,而跨過冰裂後緊接著的是一段下坡,Tundup在冰裂前,Ali在下坡處接應,我跨過了冰裂,想加快速度走下坡,忽略了冰面是沒有阻力的;第三跤在一個緩下坡,直接跌到尾骨,這一跤跌得很重,休息許久才能再站起身。

所有登山健行的技巧在冰川上都不適用!之後便步步為營,深怕再摔下去,就無法再繼續行程了。

途中看到一位男士包著手臂往回走,一開始還意會不過來,後來才想到應該是在走Chadar trek的路上跌倒受的傷;幸好那位老兄是手臂受傷,還能安步當車自行走回去,下面那位女生就沒那麼幸運了。

途中看到一位男士包著手臂往回走,一開始還意會不過來,後來才想到應該是在走Chadar trek的路上跌倒受的傷;幸好那位老兄是手臂受傷,還能安步當車自行走回去,下面那位女生就沒那麼幸運了。

回到LEH城陪妹妹住院時隔壁床的女生,才啟程不到3小時,就跌斷了腿,被送醫的過程恐怕免不了一番折騰。但換個角度想,也算她幸運的了,在出發3個小時就發生了意外,而不是3天後。

回到LEH城陪妹妹住院時隔壁床的女生,才啟程不到3小時,就跌斷了腿,被送醫的過程恐怕免不了一番折騰。但換個角度想,也算她幸運的了,在出發3個小時就發生了意外,而不是3天後。

行前曾就是否該準備冰爪和Stanzin討論過,他說:「不需要。」,但在經過第一天的實地經驗後,夥伴們的感受是:「需要!」。

這天雖然只有我和另一位夥伴有跌倒記錄,但都跌得很重,所以大家的心理壓力變得很大,必須隨時觀察腳下的冰面變化,以判斷該用步行(粗糙和有水的冰面)或滑行(光滑如鏡的冰面),後來Ali教我將上身的重心微向前傾,下半身放輕鬆,確實有幫助加快腳步,但遇到有坡度的光滑冰面時,有時候乾脆就坐著溜下去了;後來有看到少數遊客穿冰爪,他們的步伐可以很輕鬆穩定的行進,我們都投以羨慕的眼光。但冰爪同時也可能造成冰面裂痕,增加危險性。

這天晚上全身酸痛,一種是因為冷,長時間發抖所致;另一種是因為緊張,長時間的肌肉緊繃。

在Chilling營地遇到一位剛結束行程的印度人,他分享了許多經驗:包括睡覺時要將穿過的襪子貼近身體,用體熱除濕,幸好這次帶了icebreaker羊毛襪,完全不臭又快乾;睡袋一要2顆才夠保暖,這晚跟Ali要了第二顆睡袋,果然睡到半夜熱醒脫襪子。

Chadar trek- 世界最佳十大健行探險路線

這天的跌倒記錄是0。

登山杖對止滑這件事其實一點幫助也沒有!但它有點平衡桿的作用,最重要的是,測試冰層是否安全。

有些路段Ali會要求我們稍待片刻,他用登山杖一步步向前探測,有時會故意敲破冰層,似乎是為了方便行進。有一次,Ali推進了3~4步後,突然在他站立的腳下,呈圓弧放射狀的裂開。

Chadar trek- 世界最佳十大健行探險路線

究竟要多冷,才能使湍急的河水凍結成冰?根據統計,Zanskar 的冬季氣溫平均約在-25~-40之間,但地球暖化的影響,使得冰川的冰層變薄,在閱讀網路遊記時,經常看到因冰層破裂掉入冰川的案例,除了必須儘快將人救起來,救人的人更要小心避免一起跌入冰川;讓我想起啟程當天,我發現Tuntup背了一大捆繩索,他說:「過河用的。」,我想:應該也適用於這個時候吧!

幸好什麼都沒發生,Ali慢慢退回來,繞路繼續前行。

接著,又是另一段驚險一瞬間的發生。

Chadar trek- 世界最佳十大健行探險路線

在一個看似沒什麼角度的緩坡,就在我關閉錄影的瞬間,第一位夥伴滑倒(圖片中第一位是嚮導Ali,第二位才是滑倒的夥伴),連動到第二位,二人在光滑的冰面上迅速向後滑退,在眨眼瞬間眾人來不及反應中,他們的登山杖插進一個小冰裂中,才避免了跌入冰河。

 

走Chadar trek的族群以印度人居多,他們凡走過必留下痕跡的惡習,在Zanskar沿岸隨處可見。這天紮營後,跟著Ali和Tundup一起淨灘,零食袋、煙盒、鐵罐、酒瓶、電池、暖暖包、襪子、鞋子 、 衛生棉(怎麼回事啊?)等無奇不有,光這個營地就將一個幾乎與人同高的垃圾袋裝滿(鐵罐還先踩扁、玻璃瓶則放山壁邊就地掩埋),問Ali這麼大袋的垃圾怎麼處理?他說:「帶回列城」。

 

7點起床,7:30由Deewan送來熱茶,8點到客廳帳吃早餐,漸漸變成了固定模式;這段時間不止要將自己從溫暖的睡袋中抽離,還要刷牙 、洗臉 、護膚 、著裝,並收拾好睡袋及裝備袋清空帳篷,Ali和Tundup才能利用我們吃早餐的時間,收拾帳篷。

7點起床,7:30由Deewan送來熱茶,8點到客廳帳吃早餐,漸漸變成了固定模式;這段時間不止要將自己從溫暖的睡袋中抽離,還要刷牙 、洗臉 、護膚 、著裝,並收拾好睡袋及裝備袋清空帳篷,Ali和Tundup才能利用我們吃早餐的時間,收拾帳篷。

自來水管會因水結成冰被撐破,所以民宿的冬季無法提供自來水,全由人力用水桶提到浴室將大水桶注滿,熱水也只有在早晨供應1~2個手提水桶的量供住客洗漱,從抵達列城當天起,我就將洗澡洗頭這件事給放棄了。

紮營在Zanskar河邊,源源不絕純淨無污染的河水隨手可得,但水面飄著的浮冰讓我望之卻步,在河邊紮營的第一晚,我用濕巾清潔臉部,用保溫瓶裡剩餘的溫水刷牙,隔天早上要再取用濕巾取代洗臉時,發現整包凍結成冰塊!接下來就知道要放進睡袋用人體保溫了。昨天,在淨灘之後無法避免的用現撈的挫冰水清潔雙手,從此更是敬而遠之。

後來隨感冒症狀愈來愈嚴重,洗臉、防曬、刷牙等,能省事就省了,回台再去進廠保養吧~~

Chadar trek- 世界最佳十大健行探險路線

Ali說Zanskar河裡沒有魚,他也不知道為什麼,這讓無肉不歡的夥伴連打野味的機會都沒有。Stanzin在出發前二天要我們列出喜歡吃的食物 、 喜歡喝的茶,好讓他去準備食材。Chadar trek期間Ali也不斷在詢問我們對吃的喜好,尤其在發現有人食慾不佳時,下一餐的料理便會跟著我們要求的方式呈現。廚師烹煮的水源來自Zanskar河,使用壓力鍋煮燉飯、湯麵、 咖哩等燉菜,雞蛋怕破就乾脆先敲開用罐子收納,有個圓形的鐵板專門用來做chapati ,偶爾會有一種很特殊的脆餅叫Papad,買的時候就已經是半成品,只要烘烤後即可上桌,燃料是用大塑膠桶裝著不知是柴油還是煤油。

Chadar trek- 世界最佳十大健行探險路線

 

這天經過很長一段混合著水和碎冰的路段,有一段還在岩壁上還打了鋼條讓人通行,後來河面愈來愈寬,冰面愈來愈窄至2人錯身必須側身才能通過,甚至有些未結冰的路段只能爬上岩壁,相較於光滑的冰面步步為營,爬山的感覺踏實多了。

Chadar trek- 世界最佳十大健行探險路線

在經過Nyrak營地後,Ali開始領著我們爬上山丘,大約是80度的爬升坡度很快就到達山頂,Ali禁止我們太靠近崖邊,因此我很難從山上一探Zanskar河全貌,不過,眼前的雪山很快就吸引了我的目光。

Chadar trek- 世界最佳十大健行探險路線

接著從另一邊,幾乎也是同樣的陡下到快接近河面時,我們看到了一片巨大的、 被凍結了的Nyrak  Waterfalls,彷彿時間暫停一般,儘管看過無數照片,仍然禁不住為它的壯觀驚呼連連。

Chadar trek- 世界最佳十大健行探險路線

只有3組團體來到Nyrakpulu這個村落,所以今晚不必紮營!我們的Home stay在最靠近Zanskar河,建築物裡有4個房間,我們5個人睡1間,中間有個燒木柴的火爐,剛到不久主人就添柴點火,配上Deewan送來的熱茶,真是暖到心坎裡了;還有一間做為廚房及用餐區,之前總愛在紮營後聚在客廳帳,因為那裡最溫暖,這個晚餐吃了什麼我已經不記得了,只記得Ali向主人要來自釀的chang( 青粿酒),大夥兒把酒言歡開心不必再"吃飯配寒風細沙"。

Chadar trek- 世界最佳十大健行探險路線

 

拉達克人長得很像西藏人,和印度人明顯不同;路上若遇見貌似拉達克人,我都會特別打招呼或攀談,尤其是學齡兒童,這天就遇到了一位女孩,經Chadar要到列城開學;多年前曾在電視上看過「 World’s Most Dangerous Ways to School」,對於同處於地球,生活環境竟如此大不同,印象非常深刻!今天自己能親身經驗其中,見證這件事,有種做夢 、 時空錯亂的飄飄然(也可能是感冒愈來愈嚴重了。。。)。

去過西藏的人,應該對那兒的藍天白雲、星河以及千措萬措(西藏人稱湖為措)留下深刻印象,可還有一件絕對忘不了的事兒,就是上廁所!只要經驗過的,全世界就再也沒有"跨不過的鴻溝"!哈哈~

營地的廁所大都設置在較高的位置遠離河岸,門口會放一個小桶子或奶粉罐,用來舀沙子覆蓋排瀉物,廁所都不會乾淨,甚至難以在"鴻溝兩岸"找到立足點,用沙子覆蓋後感覺會好一些;更多是沒有廁所的營地,也只能野放了。

照片中唯一的建築物即是公廁,門口放了一個鐵筒供舀沙用;背夫們撿柴回山洞燒火取暖。

照片中唯一的建築物即是公廁,門口放了一個鐵筒供舀沙用;背夫們撿柴回山洞燒火取暖。

Home stay的廁所是用泥磚砌成、上空(沒有屋頂)、金屬門可以上鎖,被單獨設置的建築;夜裡起來上廁所時,裹著睡袋走出室外,還是超級冷!抬頭看見滿天星,讓我想起在西藏也曾有過類似的經驗,不同的是,這個廁所超乾淨!而且沒有臭味。

 

啟程經過1.5小時的冰川健行後,開始離開冰川往上攀爬。看了前幾天的行程,如果你認為Frozen Zanskar很不可思議,相信我,從3390公尺的Nyrakpulu到3882公尺的Lingshed的這十公里路,才令人驚艷!

我曾經說過ChoLa Pass(EBC大環線必經)是我經驗過最美的地方,那是因為我還沒來過Lingshed ,或者說:我更愛Lingshed的小家碧玉;「山重水復疑無路,柳暗花明又一村」,每個峰迴路轉都是不同的風景。

這段路程,讓我想起「桃花源」。

Chadar trek- 世界最佳十大健行探險路線

Chadar trek- 世界最佳十大健行探險路線

Chadar trek- 世界最佳十大健行探險路線

 

Lingshed是拉達克最古老的村落之一。只有二條路線能抵達這座深山裡的世外桃源:一條是冬季限定的Frozen Zanskar River (同我走的路線),另一條則要翻越二個山頭,走100公里的山路。

這裡有座於19世紀40年代由著名西藏導師宗喀巴的弟子Changsems Sherabs Zangpo成立為格魯克學校修道院Lingshed Monastery(或Kumbum)。當地的傳統記錄了謝拉布贊坡(Sherabs Zangpo)如何在南部建立了卡爾沙(Karsha)和Phugtal修道院,途經Hanuma-La Pass到Lingshed的南部,他看到山坡上一塊岩石閃閃發亮著"吉祥閃耀的光芒"。 於是,他在那塊岩石周圍建造了一座宮殿,這成為了Kumbum(閃亮之光神殿)的基礎。

Chadar trek- 世界最佳十大健行探險路線

達賴喇嘛曾在2009年8月搭直昇機來到Lingshed Monastery。這間已經超過900年歷史的藏傳佛寺,卻直到2016年8月,才由全球喜馬拉雅探險活動贊助架設太陽能板,從此夜晚有了光源。

 

我們的Homestay位在村落對外道路的第一家,男主人翻山越嶺進城去了,留下女主人及2個女兒,姐姐5歲,妹妹4歲;姐姐有一點學習障礙,不會說話且脾氣大,幸好妹妹很禮讓,姐妹倆活潑不怕生,從進村後就一直跟前跟後。和前一個Homestay一樣,房裡唯一的物品只有立在中央的柴爐,我們5人將床墊沿著牆邊舖,落地的玻璃窗外,一片雪白。

Chadar trek- 世界最佳十大健行探險路線

我的感冒症狀在昨天達到高峰且併發輕微高反,今天身體狀態好很多,身上的感冒藥只剩一顆,彌足珍貴的收著,捨不得吃。

這幾年自助旅行,藥總是有備無患帶的多,用的少;行前曾向剛從喀什米爾健行、拉達克旅行回來的山友請益,他們夫妻特別強調:「不要把舊經驗套用在拉達克,不信邪的山友們一個個都陸續倒下了」。臨別時,他們還將剩下的半罐丹木斯"交接"給我,我很慎重的帶上丹木斯,沒想到讓我吃盡苦頭的,卻是感冒。

拉達克人的冬季幾乎都在廚房裡渡過,我們入境隨俗的跟著在廚房裡,取暖

拉達克人的冬季幾乎都在廚房裡渡過,我們入境隨俗的跟著在廚房裡,取暖

 

晴朗的天空,就像我那雀躍著返程的心情。 (現在回顧這段路程,在高溫超過30℃的台灣,我已經忘了在Zanskar -30℃帶給我的艱辛,真想再走一次!再一次,應該可以好好享受每一個當下的感受,不再來不及消化了吧?)

晴朗的天空,就像我那雀躍著返程的心情。
(現在回顧這段路程,在高溫超過30℃的台灣,我已經忘了在Zanskar -30℃帶給我的艱辛,真想再走一次!再一次,應該可以好好享受每一個當下的感受,不再來不及消化了吧?)

下山的速度很快,停下來拍照的次數很少,好像如此這般,便能更快的逃離寒冷,感受溫暖;直到在穿越那個「桃花源」洞口前,才意識到自己內在的那股依依不捨…….

走出「桃花源」,會不會再也找不到入口?

走出「桃花源」,會不會再也找不到入口?

經過Nyrakpulu繼續前行,爬上山丘可以看到正在建設中的公路,這應該就是Tundup說的,二年後可直達Nyrak  Waterfalls的公路。好或不好,我沒有資格去評斷,只希望孩子們的上學路從此更安全,人們生活便利之餘,對環境的破壞能降到最低。

直下山丘,便是今晚紮營地,短程的隊伍都會在這裡住一晚再折返,這裡是整個Chadar最熱鬧的營區;我們到得晚,從河邊一路往山邊,走到最深處才找到合適的位置,因缺乏日照而顯得特別寒冷。

Chadar trek- 世界最佳十大健行探險路線

燕子也加入了感冒的行列。

幸好我還有1顆感冒藥,夥伴J也貢獻出他身上僅存的3顆,幫助燕子—撐住!

我的鼻水像轉不緊的水龍頭,自啟程後便流個不停;用光了從台灣帶來的一大包衛生紙,在列城等Stanzin採買食物時,臨時買的一大捲衛生紙也用完了,現在只能靠夥伴們施捨。

幾天前就有了危機意識,為了省著用,將流出來的鼻水,再吸回鼻腔,直到吸不動了才擤出來,然後再重新累積。

昨晚被Tundup叫醒,他問我是不是在哭?我被問得莫明其妙,反而覺得好笑。直至回到列城後,在燕子的抗議下,我發現我會打呼,而且,很。大。聲!這種情況持續了一段時間,甚至回到台灣後的2~3個月期間,我的鼻腔都處於疼痛的狀態。

難道,鼻腔也會凍傷?

 

臨出發時,Ali請我坐上雪橇,因為今天還是要趕路。

在來的路上,看過許多坐在雪橇上被拉著往回走的遊客,心裡存著問號:走不動了?還是怎麼了?如今換作自己,剛開始是為了全員著想,雖然坐在雪橇上,卻心有不甘,後來倒也樂在其中。

不需要再留意腳下,並不代表安全無虞。

不需要再留意腳下,並不代表安全無虞。

在光滑又崎嶇不平的冰河上,Ali領著背夫們一路快馬加鞭,看他們移動的腳步,只覺得好神!但快速移動時,靠2條布繩要維持雪橇的平衡可能有點困難,尤其是裝備袋上還有個將近60公斤的我;好幾次因為失衡讓我和雪橇一起跌倒在地,最可怕的一次,是在一片因冰裂推擠而產生大約15度的斜坡,背夫腳一滑,本就不太受控的雪橇,便順著斜坡往下滑,而坡道的盡頭,便是流動的Zanskar River。

Chadar trek- 世界最佳十大健行探險路線

剛抵達Chilling營地,在練習如何在冰面上移動行進時,經常看到遊客自行跳入冰河,或由夥伴丟入河中,據說這是印度人慶祝自己Surviving from Chadar trek的儀式。我曾經跟Maneshi借過小水盆舀河水洗手,我嚐過那種滋味,一次就夠了,更別說將身體浸入河水。

幸好背夫並沒有放棄我,他一手抓住斜坡的最上方,一手拉住雪橇繩,掙扎著要站起來,可是天知道那有多難!我藉助雪橇繩把自己拉上斜坡,我們二人才得以逃過落水劫。

夥伴們都累了、病了,回到Chilling時正好有接駁巴士,直接上巴士回列城。

 

儘管從第一晚開始,都是帶著“不舒服”在進行,髒和病也都前所未有,但如果只感受到這些,便無法看見過程中其他的美好。

按計劃完成目標,全員平安,沒什麼更值得開心的了。

 

如果你/妳正在計劃要進行Chadar trek,All the best ~~~

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