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王筱芳 / 攝影:王筱芳、黃一中、李宜諺、林佐政

前言:

Island Peak島峰,又稱Imja Tse,坐落於尼泊爾東部的薩加瑪塔國家公園範圍內是昆布地區其中一座六千公尺的山峰,海拔6,189公尺。其四周由多座巨大的冰河所環繞,由丁坡琦村落向它望去,猶如一座孤懸在冰河中的島嶼,故取名為島峰。1953年由首登聖母峰的雪巴Tenzin Norgay與遠征隊的幾位英國隊員在攀登聖母峰前首登,由於距離聖母峰基地營不遠,又可欣賞周圍的冰河與巨峰,故攀登者絡繹不絕,亦為攀登尼泊爾境內八千米巨峰前,高度適應的選項之一。

註:世界上14座八千米以上巨峰,有8座位於尼泊爾境內。

圖一:前往島峰基地營,沿途可見多座巨大冰河。

圖一:前往島峰基地營,沿途可見多座巨大冰河。

圖二:島峰基地營。

圖二:島峰基地營。

攀登日程:乾啊~18天!

Day 01:10月04日交通日台北-香港-加德滿都
Day 02:10月05日準備日清點裝備;過達善節
Day 03:10月06日交通日加德滿都-盧卡拉;盧卡拉-法定
Day 04:10月07日攀登日法定-南琦
Day 05:10月08日適應日南琦:高度適應
Day 06:10月09日攀登日南琦-湯坡琦
Day 07:10月10日攀登日湯坡琦-丁坡琦
Day 08:10月11日攀登日丁坡琦-朱孔
Day 09:10月12日攀登日朱孔-島峰高地營
Day 10:10月13日攻頂日島峰高地營-島峰-朱孔
Day 11:10月14日攀登日朱孔-湯坡琦
Day 12:10月15日休息日湯坡琦
Day 13:10月16日攀登日湯坡琦-南琦
Day 14:10月17日攀登日南琦-盧卡拉
Day 15:10月18日交通日盧卡拉-加德滿都
Day 16:10月19日觀光日過排燈節
Day 17:10月20日交通日加德滿都-香港
Day 18:10月21日交通日香港-台北

 

註:達善節及排燈節皆為尼泊爾的重大節日之一,除了登山之外,安排體驗當地節慶跟走訪世界遺產也是尼泊爾必訪行程。筆者因工作關係頻繁進出尼泊爾,略通尼泊爾語,對當地的文化亦有濃厚的興趣。

 

圖三:往島峰的部分路徑與往聖母峰基地營的路徑重疊,後者全程皆為大眾化路徑,背負近20公斤的重裝也不難走。

圖三:往島峰的部分路徑與往聖母峰基地營的路徑重疊,後者全程皆為大眾化路徑,背負近20公斤的重裝也不難走。

圖四:全體隊員在湯坡琦村落大合照。

圖四:全體隊員在湯坡琦村落大合照。

圖五:幾層樓高的鞦韆,是達善節的特色之一。

圖五:幾層樓高的鞦韆,是達善節的特色之一。

圖六:巴克塔普爾,加德滿都三大古城之一,為尼泊爾重要的文化遺產。

圖六:巴克塔普爾,加德滿都三大古城之一,為尼泊爾重要的文化遺產。

 

Whiteout:一段看不到前方的復健之路

2014年底,帶著10名團員進前進聖母峰基地營,照理說本來應是輕鬆寫意的路線,卻在出發沒幾天就因為貪看直升機起降而扭傷了左腳踝,後來還是堅持重裝前進,結束後輾轉到印度訪友繞了一圈才回到臺灣,當時認為腳傷不嚴重,卻因此延誤了治療的黃金時期,最後甚至導致左側股四頭肌跟臀大肌嚴重退化,雖然仍勉力維持固定的上山頻率,但是在只依靠右腳的狀況下,每次下山總是走得踉蹌。事隔一年半,2016年3月和隊友踏上三頂之路(島峰、羅布琦峰、梅樂峰)時,在冰壁前因為舊傷復發,不得不在距離島峰山頂不遠處撤退。2017年上半年,在高海拔訓練營結訓之後,我寫下了這段話:「我要如何證明自己能從受傷的狀態中再站起來,如何證明自己這次的學習沒有白費, 2017年下半年,列寧峰、島峰,這次將為自己而不是為誰。」

2017年下半年,我終於能撥開擋在面前那座無形的牆,繼續往嚮往的大山大水走去。

註:Whiteout是指一種天氣狀態,通常是在能見度因為雪或沙塵嚴重降低的狀況下,沒有參考點導致無法辨識前進方向。

圖七:登山的路途總是漫長,多數時間面對的是自己,偶爾穿插幾句摯友的笑語,猶如雨後的彩虹,絢爛無比。

圖七:登山的路途總是漫長,多數時間面對的是自己,偶爾穿插幾句摯友的笑語,猶如雨後的彩虹,絢爛無比。

圖八:聖母峰基地營,攀登季時塞滿世界各國攀登隊伍的帳篷,總是熱鬧異常,冬天時則多添了幾分蕭瑟。

圖八:聖母峰基地營,攀登季時塞滿世界各國攀登隊伍的帳篷,總是熱鬧異常,冬天時則多添了幾分蕭瑟。

圖九:國旗,出國爬山必備。

圖九:國旗,出國爬山必備。

圖十:攀登島峰必須克服的冰雪之路,過了這關離登頂就不遠了。

圖十:攀登島峰必須克服的冰雪之路,過了這關離登頂就不遠了。

 

女性攀登者

在體能似乎代表一切的攀登中,女性的比例始終低於男性,因為自己身為女性的關係,隊伍中男女的比例經常為1:1,這幾年也擔任過幾次全女性隊伍的領隊,就我的觀察,女性除了負重能力普遍不如男性之外,其他部分的能力並不遜於男性,再者,女性獨有的細膩跟自我覺察能力,反倒是攀登隊伍的一大助力。體能可以幫助你攻頂,但唯有智慧能幫助你回家,敢說出這句話就不怕得罪男性冰友(笑)。

圖十一:我們是熱愛戶外的山女孩們。

圖十一:我們是熱愛戶外的山女孩們。

圖十二:此行意外的輕鬆,最需要感謝的那個堅持從困境中走出來的自己。

圖十二:此行意外的輕鬆,最需要感謝的那個堅持從困境中走出來的自己。

圖十三:登頂前一天,跟這幾年最常一起攀登的隊友阿茶合照。

圖十三:登頂前一天,跟這幾年最常一起攀登的隊友阿茶合照。

圖十四:島峰前的雪線約在海拔5,800公尺左右,在這裡換上全套雪地裝備。

圖十四:島峰前的雪線約在海拔5,800公尺左右,在這裡換上全套雪地裝備。

圖十五:登頂島峰前會遇到不少冰河裂隙,雪巴嚮導會架設鋁梯協助通過。

圖十五:登頂島峰前會遇到不少冰河裂隙,雪巴嚮導會架設鋁梯協助通過。

圖十六:最後陡坡前的緩雪坡。

圖十六:最後陡坡前的緩雪坡。

 

初心:Never forget why you started

「我很喜歡山上的風光,很享受爬山的過程,在山林裡覺得很自在。」雖然攀登的路上並不是一帆風順,但也就這樣跌跌撞撞的從海平面走上了海拔六千米,希望永遠不會忘記初見山的怦然心動。

圖十七:島峰登頂照,後面的是海拔8,516公尺的洛子峰。

圖十七:島峰登頂照,後面的是海拔8,516公尺的洛子峰。

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