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墾趣此次作為喜樂家族登玉山的贊助,希望能拋磚引玉讓更多人能支持他們,盡情享受大自然與戶外的純粹美好!

 

圖 / 文 曉芬

 

登上海拔3,952 公尺的第一高山- 玉山,登上山頂笑傲俯瞰山林,是每位台灣人一輩子肯定要完成的夢想。但對身心障礙者而言,那就是一個遙不可及的幻想了!

回想起第一次行前籌備會,我們召聚了要計畫同登玉山的六個喜樂家庭,還請了專業嚮導來解說登玉山所需的注意事項及裝備清單。但是這趟行程與考驗是如此艱鉅,太多困難險阻橫亙在前方,導致隔天就有一個家庭決定退出!

 

好不容易大家終於擬好攀登計畫,並與專業嚮導確定了為期三個月的山訓課程。又在第一次爬完四獸山後,專業嚮導感受到這任務的高難度,表示他們能力不足,婉拒了所有訓練與後續計畫。這連續兩次的突來轉折,對於沒有太多登山經驗的我們而言,真是沈重的打擊。我們不禁思索:是否要繼續堅持山訓?還是面對挫折直接放棄呢?若要繼續,前面有著太多的未知困難,例如:隊員有沒有高山症?裝備夠不夠?體力行不行?如何山訓?交通怎麼辦?嚮導在那裡。但看到孩子、家長、志工們願意付上代價,排除萬難的參加山訓。在閒暇時間仍不斷的上網查找資料,平時督促自己要訓練⋯等。心中就莫名的產生了堅持下去的動力。

2

 

力心,一個唐寶寶,感覺體能是全隊中最弱的,但在媽媽的堅持及訓練下,明顯的看到她無論在體能、技巧上,透過山野訓練都有明顯的進步,在裝備也做足了功課。但在登玉山當天,啟程沒多久,力心便開始覺得肚子不適,到1.5 公里處就讓他處於痛苦不已的窘境。在稍事休息後,媽媽給了她一個抉擇:妳是要繼續?還是要撤退?對心力來說,這真的是一個相當不容易的決定。畢竟努力了這麼久,不正是為了此刻嗎?她沉默了好久後,最後含著淚說 :「我…要繼續走!」。大夥都都被他的決定所感動,也佩服她的勇氣。於是侯校長(嚮導)便開始牽著力心的手走,不只給了她安全感,沿路還一直教她如何正確的上坡及下坡。行進速度雖然緩慢,但身體狀況卻逐漸好轉,甚至到了最後500 公尺的好漢坡,力心居然想自己爬上去。我們赫然發現,原來孩子也跟我們一樣,也兀自享受著努力後到達目的地的喜悅!

1

 

 

亞竺,一個自閉症的大女孩。媽媽正在安寧病房中等著她攻頂的好消息。因著「玉山很遙遠,沒有去過」的念頭。亞竺就央著爸爸一起報名,參加了這個艱鉅的挑戰。如同山訓時一樣,她不到一公里就開始唉唉叫喊累,但也這樣用意志力走到了排雲山莊。隔天凌晨在摸黑中尾隨著隊伍前進到玉山山頂。到了風口,嚮導鄭重告誡大家前方碎石坡的危險性,並且用探詢語氣說到:「嗯!要放棄登頂的,現在還有機會!」。接著,跌破眾人眼鏡的,亞竺卻率先說出:「我想先試看看」三個字。她的爸爸不可置信的看著自己的勇敢女兒。也激發出父親的強大護衛意志;於是,亞竺在父親與眾人的協助下,一步步踏過險惡路段,成功征服玉山山頂。亞竺面對身心障礙及對未知的恐懼,卻仍堅持著邁出每一步,孩子激發的驚人潛能,不禁讓她的爸爸舉出大拇指,對她大聲說:「亞竺,妳好棒!」。

6

 

煇煌兄,一個熱心又有耐心的志工,在活動結束後回想說到:「這趟過程真的十分艱辛,卻處處可看到愛的痕跡!」。他回顧那兩天的行程:「第一天,從登山口至排雲真是苦不堪言!不是體力不勝負荷,而是經過個老舊棧橋,或有安全鐵鍊的危險地帶,讓我膽戰心驚卻說不出口!而在加上我必須在孩子後面協助,試圖從後方後面抓住孩子的背包提供支撐,還要亦步亦趨地緊緊跟著,對有懼高症的我來說,壓力實在超大!更感謝主的是,到了第二天攻頂的剎那,天氣異常的好,環顧四周,群山圍繞,俯瞰雲海景色,美的讓人難以置信!這辛苦得來的果實,真是分外甜美,果然值得!」

3

 

喜樂相伴,登上幸福高峰

這趟不可能的登山之旅,讓每個喜樂家庭向心力更加凝聚,也讓父母親重新審視他們的孩子,看見他們稚氣外表隱藏的無窮潛能,還有永遠正向面對未知冒險的勇氣。登上玉山山巔,如浴火重生般,更具信心面對未來!

 

關於喜樂家族

台北靈糧堂潘秀霞牧師,在2000 年憑著熱情與上帝而來的憨膽,邀請三個家庭共聚在一起,成為立一個互相鼓勵的支持團體「喜樂家族」。我們希望能讓每一個孩子,包括智力障礙、自閉症、唐氏症等及他們的家庭,都可以在天父的愛中快樂的學習、工作、和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