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

圖/ 文:盧淑惠

 

『媽咪,妳要去爬聖母峰嗎?』女兒知道了我今年的旅行計劃,她擔心的問。

『還記得“聖母峰”電影裡,那些人走到一個很多帳篷的地方嗎?那裡就是Everest Base Camp(簡稱EBC)基地營。要去爬聖母峰的人,都會在那裡適應,還有受訓。』我說。

『哦~所以那裡是人家的起點,可是,是妳們的終點。』女兒的欣喜溢於言表。

『那妳要小心哦!一定,一定要很小心哦!』

健行的起點Lukla 機場,也是我們遭遇的第一道關卡。國際機場標準跑道長4000 公尺,松山機場跑道長2605 公尺,蘭嶼的機場跑道長1132 公尺,Lukla 機場跑道受地理環境限制,只有475 公尺。盡頭的一邊是懸崖,另一邊是山壁,

為了幫助降落時減速和起飛時加速,跑道採用傾斜式設計,但這設計亦使飛機沒有重飛的機會,被稱為『世界上最危險的機場』。我們的小飛機雖有誤點,還算正常起降(回程也是)。

才剛下飛機,背夫背上我們的裝備袋,由嚮導Santa 的帶領下,匆忙的朝著喜馬拉雅群山邁進。沿途風景壯麗,但實際上,我們的目光大多是在路面,各式山路,難易不同,必須確保每一步都穩固確實。為了應付長途健行,避免身體的負擔,我帶了壓縮腿套、護膝、雙杖、和避免扭傷的中筒鞋。而我們的背夫穿著補釘的運動鞋,防風外套薄且拉鍊也壞了,靠一條童軍繩固定2 個裝備袋(15kg*2=30kg),就跟著我們一起上路了。即使負重,他們的腳程依然很快,有幾次見我們遲遲未抵達山屋,背夫會折返找人或等在路上就怕落後的人迷了路。山上的物資有限,水源不足,山區的交通除了氂牛、驢和馬外,只能靠背夫,這就是喜馬拉雅山居民的生活,體會到這一點後,才能放下內心複雜的情緒;感謝有他們隨行,我們才能平安順利的經驗這一切。從Lukla(海拔2840 公尺)出發,先下行到Phakding(2610 公尺)再爬升到Namche(3440 公尺),行程安排在此停留一天做高度適應。

NN

人類可以忍受幾天的缺水斷糧,卻會因幾分鐘的缺氧而送命。在海拔3000 公尺處,空氣中的含氧量約比海平面減少1/3;海拔5000 公尺處,空氣中含氧量約減少1/2。隨著空氣含氧量的降低,人體吸入肺部的空氣含氧量也必然減少,造成組織缺氧,因而產生一系列不適反應,這就是高山反應。高山症的預防勝於治療,而預防首重緩慢的上升和適當的高度適應。輕微的高反是有機會在原地休息適應高度後症狀自動痊癒,但若症狀惡化就必須立刻下降高度,才能避免不幸的發生。

大部份健行路線安排從Namche 之後走右線到EBC,但我們行程安排了4 個高點,為了適應高度,必須走左線先到GokyoRi 5360 公尺→ ChoLa Pass 5420 公尺→ EBC 5364 公尺→ KalaPattar 5545 公尺,最後才能上Island Peak 6189 公尺。

03

從Dhole(4100 公尺)開始,山屋只提供床位,公共廁所,水源不足,加上溫度明顯下降,便不再洗澡洗衣服,連脫衣服都是一種折磨。房間很冷,除非要睡覺,否則無法久留,放在窗台的物品,隔夜後呈現結霜狀態,之後索性都放到床上,所有用電的裝備,及隔天要穿的衣物,都直接納入睡袋,用人體保溫。餐廳是最溫暖的地方,登山客都會聚集在那裡,夜裡燒炭,但燃媒卻是柴油,正值高反反胃時,更是煎熬。相較於夜晚的寒冷,早晨的陽光真是親切可人。Machhermo(4410 公尺)位於圈谷之中,爬上旁邊的高點,生平第一次被360°雪山環繞,此後植被愈來愈少,最後只剩綿延不斷的高山和雪景。Gokyo 共有六個高山湖泊,山屋集中在第三湖畔(4700 公尺),因為Gokyo Ri(5360 公尺)從這裡起登;清晨5 點戴著頭燈出發,單程1.5 公里就要爬升660 公尺,陡上的山路令我不斷的停下來喘息,以至於來不及在日出前到達山頂,但至少我走到了,雖說今天的雲層比較多,仍然美得令人偋息,不愧為拍攝喜馬拉雅群峰的最佳地點。

N

高山上沸點低,食物不易煮熟,尤其是肉類。沿途看過許多登山客因食物中毒上吐下瀉,嚴重的甚至昏倒;我是蔬食者,但為了預防任何可能性,我連荷包蛋都要求全熟。尼泊爾的傳統食物Dal Bhat,用豆泥煮成湯淋在白飯上吃,嚮導Santa 幾乎每晚都是吃Dal Bhat,有時會有炸到很乾的雞肉,有時會加一碗咖哩,不論怎麼變化,都要配上幾顆小小綠綠的魔鬼辣椒。山上的伙食選擇很多,只是每間山屋的菜單幾乎都一樣,後來己經可以不必看菜單就能點餐,除了早餐,份量都夠大,可惜口味大多乏善可陳。難怪,下山後發現每個人的體重都大幅下滑。

05  07

因感冒而高反的夥伴,在Gokyo 休息了二天仍不見好轉,在Santa 的堅持下,由Kedar 陪同下徹。而我們則出發迎接此行最困難的路段,也是第二個高點ChoLa Pass。行走在Ngozumpa Glacier 冰川上,旁邊的砂礫經風吹不斷的落下揚起沙塵,還搞不清狀況時,Santa 便催促著我們快步通過。懷著既期待又害怕的心情走了許久,Santa 說:The difficult partis from here. 我抬頭看著高點ChoLa Pass,心情突然被一股興奮取代:我要爬上頂端! 7、80 度的陡上,有時是走二步滑一步的碎石坡,有時要手腳併用的巨石區,看得到卻似乎永遠走不到的ChoLa Pass,我必須不斷的停下來調整換氣過度的喘息,在空氣稀薄的高山健行,心肺功能比體能似乎更重要。Santa 經常用重口音的國語說:一步一步慢慢走。這不是Santa 的口頭禪,而是最高指導原則。

山上的寒風,即使戴了二層保暖帽,外加防風帽,依然具有穿透力。穿過冰原區,進入綿延不斷的山丘,翻過一座又一座……。從Dragnag(4700 公尺)經Cho La Pass(5420 公尺)到Dzongla(4800 公尺),全程約10 公里,我的腳程最慢走了10 個小時。抵達山屋確定了夥伴的位置後,我便就門邊的位置坐下,久久無法移動。然後,因為全身發冷,才移到爐火旁。這個晚上,除了移動自己,什麼事都做不了,因此錯過了全程唯一的一場大雪。原本薄弱的食慾,從這晚開始消失得無影無踪蹤。Santa 體恤我微恙,延後了出發時間,讓早上強烈的陽光,將走在前頭的登山客足跡,融出一條清晰的路徑。從4830 公尺下到4650 公尺,再爬升到4910 公尺,和右線上山的登山客交集在Lobudhe(4910 公尺),很明顯山屋裡的人變多了。

06

終於要登上EBC 了!剛出發沒多久,我的大腿突然異常疼痛,試了幾次都無法移動。Santa 從隨身的藥袋中取出一顆神奇的藥丸,我沒接好掉到沙地裡,Santa 幫我撿起來拍一拍,我遲疑了2 秒,然後接過來和水吞下,很快,我又能起步走了。我一個人落在後面慢慢走,抵達Gorak Shep 的時間比預計還早,讓我對下午續行EBC 信心大增;下午2 點,眼看EBC(5364 公尺) 愈來愈近,Santa 等在路邊,告訴我:我大約還要一個小時才能抵達,再原路折返,他擔心我回程會太晚。我看了一眼目的地,然後告訴他:我先折返了。這應該就是我此行的終點了,以我目前的身體狀況要再往更高海拔走,除了自找苦吃外,更會成為夥伴們的負擔,思緒到此豁然開朗,然後,開始想念溫暖的氣候,想念流水清潔肌膚的感覺,想念乾淨衣服的味道,想念好久不見的食慾。

 

NNNN

這晚入住EBC 前最高的村落Gorak Shep(5140 公尺),我的高反也隨著來到最高點。這裡的飲用水混沌,據說水源來自雅魯藏布江,最好自備過濾器或購買礦泉水(R350.-/1L)。夥伴們知道我的狀態不宜再攀高,力勸我多留一天,待高度適應後再慢慢去完成EBC。然而,過程中的美好更剩過目標,若真有遺憾,是Kala Patthar(海拔5550 公尺,是眺望聖母峰和拍攝喜馬拉雅群峰的最佳地點,另一個是5360 公尺的Gokyo Ri)。突然想起,這趟行程也是來自別人的遺憾,也許,自己也能成就別人的美事。現在,我想趁著還有體力,自己走下山。今天的直昇機,來往更頻繁了。

10

海拔降到4350 公尺的Dingboche,早上醒來,大家好像都精神多了,我也終於吃得進固體食物了。夥伴們由此轉向Chhukhung,以三天二夜的時間攻上Island Peak(6189 公尺);我則繼續往下到Tenboche(3860 公尺),這裡以喜馬拉雅山區唯一的藏傳佛教寺廟聞名,有幸及時參與了一場法會,藉此祝福勇於挑戰高峰的夥伴們平安順利。

12  NN1

終於回到Namche Bazzar(3440 公尺)有自來水、有熱水的地方,距離上次梳洗,是11 天前的事了。利用多出來的三天時間,仔細的走遍這個山區唯一的市集,觀察當地人的生活,和旅人分享資訊,然後依當地人的指示走進一樹林裡,找到了在地人膜拜的巨石;隔日再來,片刻停留後往回走在林徑上,突然一個念頭抬起頭,竟然發現隱藏在更高、更隱密、更大的巨石,上面繪了蓮花生大師像。帽子、口罩、脖圍不再是基本配備,羽絨衣、刷毛衣也嫌太熱,差點因此忘了,自己還在海拔3千公尺以上,只剩咳嗽、喉嚨痛,和聲音沙啞提醒自己,注意保暖。

上山時,對回程登山客的風塵僕僕,只是看在眼裡,現在,自己成了別人眼中的風塵僕僕。『Are you coming back fromthe Base Camp?』被問多次後, 不再多說什麼, 只回答:『Yes』。對他們而言,似乎也是一種鼓勵,像我這樣的人,也能走過EBC。五月即將進入雨季,沿途登山客不多,反而是背負物資上山的背夫,很多。民生物資、生活用品、蔬菜水果、餅乾零食、瓦斯筒、床墊、木材、小孩( 登山客)……。Santa 說,背民生物資上山的工資,更微薄…。一位頭髮花白的婆婆,背了一竹簍的礦泉水,我下坡,她上坡,望著她的背影,默默在心裡希望,這一簍礦泉水能賣得好價錢。

 

回到起登點Lukla,下午3:15,久候的夥伴們終於出現在視線範圍內,接下來,是聽他們說著關於Island Peak 的驚險過程。Lukla 只有幾間西式餐飲店,Santa & Porters 選擇了Starbucks,為慶功,也為感謝。十幾天的相處,不知不覺中己經習慣去搜尋這些人的身影,習慣有這些人走在一起,互相照顧、為彼此鼓勵。出發前只當又是一趟人生之旅,未料竟會愛上喜馬拉雅山,還沒離開就開始期待,下次再會~

09

 

 
  行前準備

EBC+Gokyo+Island Peak 健行19 天,再加上前後交通和彈性時間,全程一個月,高度在海拔2610 ~ 6189 公尺之間上下,氣溫在25℃~ -30℃左右。我第一次經驗這樣的旅行,在我己知的記憶中,無法想像可能面對的環境,只能儘量有備無患,結果行李大大超出預期,而我最擔心的除了高反外,就是負重。花錢請背夫可以分擔15kg 的裝備,超過的則必須自己背,而我的Manta 36L 有多層次隔艙,吸鐵式水管頭,專利登山杖收納裝置等,是我心目中功能最強的包款,可惜入手了近一年,依然還在適應期…。思考了許久,臨行前購入主打輕量化的Boreas Buttermilk 40L,在未經測試便帶它走這趟行程確實很冒險,但實際使用後,它的表現竟遠超過我對它的期待,從此對它愛不釋手。以下大致說明我喜歡它的原因:

  1. 腰帶兩側收納袋夠大到放得進我的HTC Butterfly S,方便我隨時拿出來拍照。
  2. 彈性且大容量的側袋,方便我偶爾需要同時塞進2 支水瓶。
  3. 最令我擔心的背負系統,竟然能將重量轉移,完全沒有對我的肩膀造成負擔。回國收納時才發現藏在內層的玄機,原來它的背負系統有3層:透氣式的發泡背板、金屬支架和可依自己身形調整的支撐背板,而且可隨自己需求組合背負系統。真是太神奇了!
  4. 捲折式的主艙袋搭配1個鎖扣,讓打開→拿東西→關起來可以很快速的一氣呵成,我超愛這個設計的。
  5. 腰帶可以完全契合我的身材固定在腰間,大拉環設計方便調整好使力。
  6. 超大容量主艙可塞進中長版的厚羽絨、羽絨背心、保暖中層、二截式雨衣等,還有加大空間視需要彈性調整。
  7. 隱藏式的外掛織帶,實用不減,卻大大增加了這款包的美觀。

NB

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