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ver

「走過此路,必將不凡。」

具千年歷史的聖雅各之路(El Camino de Santiago)是基督教著名朝聖之路,其典故可追溯到西元 9 世紀,耶穌的愛徒 – 雅各,在耶路撒冷遭受殺害殉道,遺體不知被帶到何方,西元 814 年,一位修士在暗夜得到啟示,並由星星指引,於現今西班牙「聖地牙哥康波斯特拉古城」(Santiago de Compostela)找到,自此之後,教徒皆會到此教堂朝聖。

聖雅各之路的起點可綿延至整個歐洲,較著名的有 3 條路線,分別為銀之路、北方之路以及法國之路,沿途皆有黃色箭頭及海扇貝裝飾引領朝聖者方向,大部分的路程在西班牙北方境內,尤以法國之路最受歡迎;傳說朝聖者只要走完此路,身上的罪惡將被洗滌並獲得救贖,也有不少人即使非基督信仰,也將此朝聖之路當作突破自我極限的旅行方式。
(資料來源:背包客棧自助旅行論壇 http://www.backpackers.com.tw/forum/showthread.php?t=541601 )
去年夏天,編輯的友人 Winnie 帶著冒險的心,探訪了陽光充足、高原且多山地地形的聖雅各之路,讓我們一起來看看,她的冒險旅程沿途有哪些趣事吧!
spider house

celebrate bus

冒險源起
編輯:Hi Winnie,今年 8 月你走了趟聖雅各之路,跟我們分享一下,你當初怎麼會想冒險遠征歐洲的朝聖之路呢 ?

Winnie:當初是有位朋友 – 熱愛旅行跟戶外活動的地理老師,大概在 5 月的時候,她提到暑假 ( 對,老師令人羨慕的暑假 ) 會在西班牙巴塞隆納學習烹飪,結束課程後想利用 3 週前往聖雅各之路作個朝聖旅行,她打算上網找伴或自己出發,問我有沒有興趣一起;我回家之後思考了一個晚上,想想我活到現在,是該讓生活點綴些不一樣的調味了 ! 隔天我就回覆她:Hey! 我們一起走聖雅各之路吧 !

中途籌備
編輯:後來你就開始緊鑼密鼓的籌備了嗎 ?

Winnie:沒有,一直到出發前 1 週我才開始很認真的跟旅伴 ( 地理老師 ) 討論每日里程數、找書找資料,路線住宿以及部落格的筆記,我上飛機前一天才開始打包行李 (1 個 28 吋行李箱裝載 46 升的背包、睡袋、登山杖等等 ),不過我準備蠻仔細的,除了買機票時沒注意到去程土耳其轉機需要換機場 ( 笑 ),但這個小插曲也順利的被化解了。

編輯:聖雅各之路總共有三條 : 、法國之路以及銀之路,你們如何取捨在有限的時間內選擇朝聖的路線 ?

Winnie:我們利用跳點式觀光了北方之路,再接上法國之路徒步旅行;我跟旅伴在巴塞隆納會合後,坐境內飛機到北方之路的 San Sabestian 聖賽巴斯提安停留 2 晚 ( 晚上十點依然熱鬧且彩霞滿天的貝殼海灣,實在美得令人醉心 ),然後坐巴士到畢爾包古根漢美術館參觀,也算是對歐洲的藝術進行朝聖,接著再坐火車接到法國之路的里昂,開始我們為期 13 天,311 公里的徒步遠征。

55

旅途貴人與標誌

編輯:走朝聖之路似乎會有一本朝聖者護照,你們到里昂辦好朝聖者護照,接著就開始苦行僧的烈日徒步移動了嗎 ?

Winnie:很可惜,沒有 ! 抵達里昂後發現辦朝聖護照的辦公室正在午休,我們左等右等,終於辦好護照時已近黃昏時分 ( 雖然太陽很晚下山,但下午 6 點出發並不妥當 ),機構人員勸我們明日再出發,並馬上打電話幫我們安排查找有空位的庇護所 ( 充滿效率與熱情 );所以理當是真正朝聖的第一天,我們兩個卻跑去 Bar 裡吃了一頓悠閒的晚餐。

編輯:這樣後面的行程不就被壓縮了 ?

Winnie:當下其實有點緊張,但既來之則安之,辦好護照後我們在里昂散步,逛到一個教堂前,有位神父走出來和我們聊天,知道我們是從台灣來的朝聖者,他難掩興奮之情地說出 : Formosa! 我以前去過台灣傳教啊 ! 接著引領我們進入教堂內,為我們兩個念了一段祝禱文,祈求我們在這段旅途上,即使遇到困境與艱難,神都能帶著我們平安順利的通過考驗,身心都能有滿滿的收獲 ! 這一個意外的小插曲讓我有著無以言喻的感動,也使我對此行開始感到信心滿滿。

編輯:聽起來很像是一個 Sign,告訴你們神會為你們安排;當天住的庇護所還好嗎 ? 有部描述聖雅各之路的電影〝我出去一下〞有拍到部分庇護所的環境不是太理想 ?

Winnie:通常每個城鎮都會有幾間庇護所,比較像背包旅館,有睡過 36 人的上下鋪,但我們大都傾向住雙人或 3 人房,不必為了顧行李而擔心;雖然有了神父的祝禱,但當天在庇護所看到有的朝聖者走路一跛一跛 ( 他們可能在里昂之前走了 500 公里的路程 )…不免為我們的旅程捏了一把冷汗。

1 shelter

那些很熱的事
編輯:今年8 月的西班牙有熱浪,走在有起伏的高原山地,有想像中的痛苦嗎(笑)

Winnie:很熱! 真的很熱!!! 因為氣溫太高了( 約40 度),8 月的西班牙又熱又乾,就像在烘乾機裡翻山越嶺! 很多路段是絕望的荒煙漫漫沒有盡頭,但不得不說,路上的風景真的很美,有閃耀金色光芒的無際麥田,有著慵懶小萌貓兒的小村莊,還有在陽光點點灑落的森林中,走過清澈小溪上的便橋;雖然路途上有體力上的折磨與消耗,但看到美景總是能讓我們精神為之一振。

2

不只是苦行僧
編輯:走聖雅各之路的方式除了步行之外,還有騎馬跟自行車,此行你們都體驗了!?

Winnie:大約走到第4天,旅伴因為腰痛需要短暫休息,我們在咖啡廳裡發現可以騎馬走一段聖雅各之路的廣告單,於是打電話詢問之後,我們決定騎馬過一段山路;將重要的隨身物品打包好後,剩下的行李請庇護所寄到28 公里外的下一個庇護所,我們再走20 公里到馬場,等馬兒悠哉吃完草(這時也是觀察哪一匹馬今天較穩定,適合外出) 後,馬場主人協助我們上馬,開始8 公里的騎馬行程;後來很慶幸有騎馬,因為這一段山路高低落差非常大,也有非常傷膝蓋的碎石路,如果我們依舊揹著12 公斤的背包徒步行走,對體力會是非常大的消耗;騎馬抵達目的地後,馬場主人還協助我們完成隔天自行車租借的手續,這部份算是非常幸運跟順利。

4

▲很多陡上陡下的路段,很慶幸有選擇騎馬來渡過這段路。

cow

▲騎馬遇到牛群,我們要禮讓牛群先行。

 

朝聖者天使
編輯:沿途上碰到的朝聖者,大家都會帶個貝殼在背包上,有甚麼特別含意嗎?

Winnie:那是象徵聖雅各的海扇貝,它擁有〝愛〞以及〝新生命〞的意涵,我們在出發時有在小店裡買,別在各自的背包上,後來途經一個賣紀念品的小攤子,充滿各國國旗圖案的扇貝裝飾,卻獨缺台灣的國旗,於是我們用老板的壓克力顏料,在扇背上畫台灣國旗後,別在我們的背包上,沿途備受其他國家的朝聖者稱讚,令我們覺得驕傲( 笑)。除了扇貝外,另一個常見的黃色箭頭,也是在朝聖之路上不斷出現、指引朝聖者方向的象徵符號。沿途還有一個很有特色的風景-朝聖者天使,概念類似奉茶,有些好心人會在路途上擺放能補充體力的食物、水果等等,提供朝聖者免費享用,蠻像驚喜包的,經過時可以瞧瞧哪些是台灣少見的有趣食物。

food

▲朝聖天使會在路途上擺上補充體力的糧食,供朝聖者自行取用,有朝聖驚喜包的喜悅感!

 

我來朝聖,但也不要虧待自己的胃
編輯:一路上你們怎麼解決食宿呢?

Winnie:朝聖者護照上有路線的里程表以及庇護所資訊,幾乎每個小鎮/ 村莊都有庇護所,因為我們可能會臨時調整當天行走的里程數( 每天約走20-30 公里),通常是採取隨到隨登記的方式,客滿了就換一間問;吃的方面,我們大多在附近的Bar( 西班牙的小餐館,也可能是家庭式餐廳,通常稱為Bar) 點餐來享用,約8-12 歐元一餐,如果民宿有提供廚房,我們會採買一些食材作簡單的義大利麵或早餐,也因為抱持著過了這個村就沒這個店的想法,在吃的方面我們不會虧待自己( 笑),畢盡吃好一點才有體力多走一些路啊!

12day

▲徒步遠征地12天,我的護照已經快蓋滿印章了。

3

▲參觀了葡萄酒莊,在葡萄藤下享用美味午餐。

 

進度超前/ 朝聖者護照
編輯:從辦好護照到騎馬翻山越嶺,你們的旅程似乎很順利的按照行程一步一步朝目的地前進?

Winnie:很順利,而且還進度超前;其實行程安排13 天,是有多預留一天防止突發狀況的發生( 因為回程火車票、機票都是訂好的),整體來說天氣晴朗,體力也維持的不錯,走到第10 天時我的朝聖者護照就呈現八分滿的狀態。

編輯:所以要省著蓋(笑)?

Winnie:對啊( 笑),然後在最後兩天,我們是以放慢腳步欣賞風景的狀態抵達終點- 康波特斯拉教堂的。

編輯:越往目的前進朝聖者越多,就像漏斗一樣把朝聖者從四面八方聚集,有些人沒有那麼多時間走完整的朝聖之路,會走最後的100 公里或騎腳踏車200 公里來拿到證書( 官方認定可以此方式來拿到拉丁文證書),你們當初有想過要這麼作嗎?

Winnie:完全不會,因為我們不是為了證書而來的,再者旅途的過程比終點還要來的重要許多,在這一路上遇見的人們與風景,都在我心中刻劃出無限的回憶,值得再三回味。

SA

▲Sunday Afternoon的圓桶帽,提供旅途上的遮陽防曬。

bike

▲騎自行車朝聖者必備的水袋背包。

 

在罪惡被洗滌之後
編輯:據說走完朝聖之路,你的罪惡會被洗滌,就你的看法是怎麼樣呢?

Winnie:與其說是洗滌罪惡,不如說一路上其實是在突破自己的極限,考驗步行前往目的地的意志力,再者是整個過程當中,透過自然環境跟當地人文的洗禮,可以很專注地跟自己對話、整理思緒,用不同的角度來觀察自己內心的起伏變化;這是在都市生活時較難體會到的,我想這也是為什麼我很喜歡在大自然中進行戶外活動的原因。我想所有的安排都是最好的安排,讓我在這趟旅程得到很多思緒的啟發,也因為美麗又專業的地理老師,讓我們的收穫比預期多更多!
編輯:還會想挑戰其他的路線嗎?

Winnie:當然( 笑),趁還有體力的時候,我計畫還要走北方之路,以及把法國之路里昂之前的路段走完;很慶幸自己能與很棒的旅伴兼朋友同行,在作選擇時能溝通討論,相處起來又輕鬆自在,我希望能帶著這份幸運繼續下一次的旅程!

church

▲最終目的地-康特波斯提拉教堂

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