暮春手記

圖/文 荒野保護協會創辦人  徐仁修

 

 

 

 我漫步在暮春的山徑上,這我走過上百回的林中小徑。紋風不動的空氣有些微燠熱,幾隻白線斑蚊飛舞著歡迎我的到來,空中瀰漫著好幾種野花的氣味,我約略可以辨識出的有呂宋莢迷、赤柯、金銀花、黃梔子以及挺穗月桃。它們釋放的特殊氣味讓空氣有點濃得化不開,難怪我覺得有些微熱又有些醺醺然。這正是「暮春三月,江南草長,雜花生樹,群鶯亂飛」的動人季節。

整個林子充滿著各種聲響,雄松鼠求偶的鳴吠聲和竹雞的啼叫混聲成一種特殊的節奏,筒鳥獨奏著木管,幽遠地傳來,紅嘴黑鵯是黑笛,小捲尾是短笛,珠頸斑鳩是中提琴,台灣畫眉的小提琴奏著主題旋律,一首森林交響曲熱烈地進行著。我不自覺地揮舞著手臂,自許是一個全身狂熱帶勁的指揮家。

 

這林中的濃郁氣味和熱鬧聲響都在催促著這片次生林一年一度的大戲上演,那就是油桐、相思樹以及酸藤開花,蔚成一片花海的壯麗景色,做為台灣春天轟然的結束以及夏天熾烈的開幕。

這暮春的一切都如此美好,而每一種生物都為這美好貢獻許多,只有我,這個人類,一點點貢獻都沒有,甚至破壞不少,這讓我深覺羞愧。自古人類到林子裡來「取」我們想要的──伐樹取木、劈薪砍柴、採藥掘苗、獵飛鼠、白鼻心,捕蛇抓野豬……

 

只「取」不「給」難道是人類的天性?還是我們被教成這樣子的?

回想我們的養成教育─學校教育、家庭教育以及社會教育都在教孩子們如何「取」,從來不曾教我們怎麼「給」出去,所以,我們「賺取」金錢永不歇手,「奪取」權力不擇手段,「爭取」勝利不顧一切,「贏取」功名寡廉鮮恥……我們實行的資本主義,更以一個人能「掠取」多少來定他的人生成就。我們一輩子都在「取」,卻很少學習「給」,所以有些厲害的人最後留下天文數字的遺產,卻可以眼睜睜看著那麼多的孩子餓死,這真是只取不給的罪惡啊!

 

經書上,大師們不是殷殷告訴我們:「真正富有的人是讓更多的人無缺,最有權力的人是享受把權力分享眾人,最成功的人是讓這世上不會有人因失敗而絕望……」這就是「與神對話」這本書上說的:「你給出去的,是你永遠不會失去的!」。

大自然分享了我太多的喜悅與靈感,也啟示了我,所以我和偉文創辦荒野保護協會就是想讓人們可以認識自然、親近自然、欣賞自然,進而學到回饋自然。從中,我們會學到「給」的奧妙,查覺生命的偉大與恢宏,由此,我們將體會從「給出去」中獲得更多的滿足與喜悅之奧秘。

蜿蜓的小徑把我引到高高的白桕樹下,它的高枝上,珠頸斑鳩熱情地啼鳴,「布穀、固」的旋律,在林間一聲一聲傳送。每次聽到斑鳩鳴叫都會讓我油然心喜,因為查拉磯印第安人有一個很美的傳說:「當你聽到斑鳩鳴叫,表示遠方有人正在想念你!」。

 

我不知道是否有人想念我,倒是我想念我的荒野伙伴們,盼望他們有時間與好心情去享受這暮春的一切美好啊!

生命的滋味  是如此豐富  也如此甜美

值得  盡情品嚐 細細咀嚼

 

 

 

標籤: